男人似乎真的很累了,躺下没多久,他就睡着了,凌暖暖却睡不着,但她不想吵醒他,便僵着身子,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光线,认真的打量着男人。

其实,她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看过他,他的五官褪去了当初的稚气,轮廓变的更加的深刻有型,眉眼干净,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,下巴坚毅,气质阳刚,再也不是她记忆中那个在球场上穿着球服,面露害羞的大男孩了。

回想那段青春岁月,凌暖暖下意识的将他的手臂抱的更紧了一些。

在别人看来,她和慕唯丞只是从小认识,可事实上,她和慕唯丞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,她们还有过非常甜蜜的时光,只是那个时候年少,不识情滋味,只当那是理所当然的。

十三岁的凌暖暖有一次去学校找大哥,却迷路了,大哥在一个大学里跟他的朋友搞蓝球比赛,那次的赛事好像挺严肃的,是两个大学之间的竞争,气氛紧张,看赛的两校学生非常多。

凌暖暖背着个小书包,穿着百褶裙校服,非常激动的想要去给哥哥加油。

当她跑到所大学的时候,才发现,大校的校园太宽敞了,多栋教学楼,走廊连着走廊,她脑子都转的有些晕眩了,问了好几个人,转了好多弯,都还没有找到哥哥要比赛的场地,她急的有些想哭了。

正好当时天色又快要黑了,学校里人少了很多,凌暖暖打哥哥的电话,哥哥一直没听,她最后只能打给慕唯丞。

慕唯丞当时手臂受了伤,在旁边助威,所以他能接听到凌暖暖的电话。

当他听到电话里哭个不停的凌暖暖时,便直接跑出来找她了。

由于两个人都对这所大学不太熟悉,凌暖暖报出的位置,慕唯丞也一时难于找到,两个人就在学校里绕来绕去的,绕的头都要晕了。

就在凌暖暖沮丧的准备让司机大哥来接自己回家的时候,背后有人喊了她的名子。

一眼就让你迷上她

暖黄色的路灯下,她看到一抹欣长的身影,正是前来接她的慕唯丞。

“凌暖暖,可真笨啊,蓝球场在那边,竟然跑到另一头来了,哥说笨,还真笨。”慕唯丞找到腿都酸了,一边骂着她,一边走过来,满头满脸都是汗。

凌暖暖当时心焦害怕,本来心里脆弱,听到他不安慰自己,反而一开口就骂她笨,她的委屈彻底的爆发了,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慕唯丞一脸惊讶的看着她,难于置信她竟然会哭的这么响亮。

“不准哭,停下,快停下。”慕唯丞立即手忙脚乱的围着她转,声音带着点恳求和命令。

可凌暖暖是个孩子,她受了惊吓,又走的这么累了,她只能用哭声来诉发自己的委屈。

四周有人跑来看热闹,还是大男孩的慕唯丞,急的脸都红了,只好威胁她:“要再哭,我就不带去找哥哥了。”

凌暖暖一听,立马就停止了哭泣,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他:“不带我去找我哥,我让我哥跟绝交。”

“威胁我?才多大,就敢威胁我?”慕唯丞当年也孩子气,立即走过来,伸手摸她的头,她连他肩膀都还没到达,娇小又好欺负的样子。

“不许摸我的头。”凌暖暖十分生气,突然抓了他的手臂,在他手背上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慕唯丞痛的当场就叫出声来了,低头一看,一排细密的牙痕。

“不可理喻。”慕唯丞也生气了,转身就走。

凌暖暖呆站在原地,无助又倔强,他走了,她也不跟上他的脚步,就那样像根木桩子似的站着。

慕唯丞原本以为她会跟着来的,可一转身,发现她还在原地,一动不动的,他又气又恼,只好返回来,一脸不悦的问她:“到底要不要找大哥了?要就跟着来。”

“我腿疼。”凌暖暖可没说谎,她的脚跟都被小皮鞋给磨破了皮,她一步也不想走了。

“想要我背就直接说,不要找理由。”慕唯丞目光还是往她脚跟处看去。

凌暖暖立即把鞋子脱下来,让他看自己红了的脚跟:“我没骗,真的疼。”

慕唯丞叹气,只好弯下腰,凌暖暖立即不客气的爬上去,两只小手拎着自己的鞋子。

那天下午,凌暖暖记忆犹深,因为慕唯丞一路上都在骂她,骂的是什么,她却忘记了,但那天的安感,却是一直跟随着她到今天。

凌暖暖舒了一口气,合着眸子,不知不觉间,睡着了。

蓝家!

上次打砸的事件,已经有了一个结果,蓝柏和蓝琛两个人作为背后的指使者,赔偿了一切医药费,还有损失费,高达百万。

原本就没有高收入的他们,这一百多万对于他们来说,也是在割肉了,心疼的不行。

“二哥,这件事情过去也一个月了,蓝言希那死丫头应该放松警惕了吧。”在动用脑子的这方面,蓝琛还是觉的需要二哥来想办法,他永远都只是那个执行的人,不是主导者。

蓝柏黑沉着脸色,盯着门外渐渐枯萎下去的树叶,恨恨的磨了磨牙根。

“没错,时机成熟了,蓝言希对我们的警惕肯定也放松了,我们不能再等了,再等下去,我们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”蓝柏看向自己的弟弟,眼中有着阴狠的算计。

其实,说到底,蓝柏还是惧畏蓝琛的,因为他的手里还握着他当年陷害大哥的证据。

其实,蓝柏已经私底下偷偷的跑到蓝琛家里找过,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,这只能证明蓝琛不信任他,把证据藏在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。

蓝柏是绝对不能让人翻旧帐的,因为那样,他可能下半辈子将在牢里度过,那是何等的悲哀,他风光半生,最后却只能死在牢里,他怎么能甘心呢?

“那二哥,我们具体该怎么做?”蓝琛已经等不及要向蓝言希发难了。

“先约她见面吧,如果她愿意谈,我们就谈谈,如果她不愿意的话,就把她绑起来,等我过来,我们一起找凌墨锋谈判。”蓝柏立即开口说道。

“什么?二哥,怎么让我去绑她啊。”蓝琛一想到自己要出力,他又觉的不乐意。

“出面,她才能放松警惕,我之前因为纤纤的事情,跟她闹的有多僵,又不是不知道,如果她听到我也在,说不定她就不会过来。”蓝柏的理由很充实,蓝言希的确对他有很大的意见。

蓝琛皱着眉头:“她对我也可能有意见啊,万一我约她,她也不来呢?”

“先别说我们是为了公司的事情,可以说有爷爷的遗物要交给她,她肯定会过来的。”蓝柏立即出谋划策道。

“爸爸没什么遗物啊?”

“这史是一个借口,别管,只需要约她出来就行。”蓝柏有些生气,这个二弟警惕性还挺高的。

“约她出来也没用,凌墨锋天天给她安排保镖呢,我们还是没机会下手的。”蓝琛觉的很挫败,感觉胜算不大。

“放心,只要能把蓝言希约到爸爸的旧房子里去,她身边的保镖,我会想办法解决的。”蓝柏已经准备下血本了,所以,他才顾不了那么多呢。

“让蓝言希到爸爸的旧别墅去?”蓝琛一怔。

“当然,以为在外面,我们有下手的机会吗?”蓝柏冷笑。

“那我试试吧,准备怎么引开她的保镖?”蓝琛好奇的问道。

“我会找人把他们搞定的,放心。”蓝柏不想告诉他具体操作。

蓝琛只能相信他了,点点头:“那好吧,我明天就给她打电话,让她出来谈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