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慕城眸色染着笑意,不语。

夏心念还等着他的回答呢,却只看到他在笑,还是深深的凝着她笑。

“傻笑什么?”夏心念白了他一眼。

“心念,花心多情的男人,才会说甜言蜜语来哄女人,我觉的对好,不是靠我这张嘴来说的。”季慕城只好无奈的解释给她听。

夏心念咬了一下唇片,他的话,叫人反驳不了。

美味的晚餐,热情洋溢的演唱,都叫人心情松懈。

一首歌曲结束后,台上突然走上来三个美丽的女朗,她们一个个身着清凉,展示着女性最柔美的身姿,望向四周的眼神更是迷人魅惑,宛如勾魂的妖精似的,旁边不少男人的眼睛都看直了,还有一些露出邪气的笑容。

得到了台下一群男人的回应,台上美丽的女朗顿时随着节奏开始扭动着自己的身段,更是叫人血液沸腾,目不转睛。

季慕城幽眸扫了一眼,就觉的今天这场合,好像是来错了。

夏心念身为设计师,对美女也是没抵抗力的,但是,她可以看,对面的男人要是敢多看一眼,她可就不乐意了。

季慕城只有乖乖吃饭的份了,假装对旁边的表演不感兴趣。

夏心念故意问他:“觉的台上这三个女孩,哪一个更漂亮?”

街头非主流美少女私车衣服

季慕城浑身一僵,这是要考验他吗?

“还行吧。”季慕城很敷衍的回答。

“哪个身材更好点?”夏心念继续无聊的问他。

“的!”季慕城求生欲很强的回了一句。

夏心念听完,直接噗哧一声笑了起来:“回答太免强了,怕我会吃醋吗?”

“不会吗?”季慕城俊脸一窘,被她看穿心思了。

“我哪有这么多时间吃醋啊,这世界上比我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层出不穷,我要拿一辈子时间来吃醋吗?”夏心念觉的季慕城这份自觉挺可爱的,但也的确叫人心动。

“美女遍地都是,可深入我心的,只有一个。”季慕城暗松了一口气,幸好她还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女孩。

台上的美女一舞结束,换上来三个身材结实,肌肉犹为突出的猛男,这个时候,台下已经传来了不少女人仰止不住的呼叫声了。

夏心念美眸也瞬间被吸引过去,好只,她承认自己其实也挺肤浅的。

“夏心念,已经看了他们五秒钟了。”旁边传来一道不满的男声。

夏心念一愣,这才发现,自己筷子上还夹着一块牛肉,久久没入口。

“呵,他们身材不错,肯定天天健身。”夏心念干笑了两声,这才收住目光,继续吃饭。

季慕城突然发现自己心情变的不好了,刚才觉的夏心念心态好,通情达理,他以为自己也能轻易做到这一点,能理解她的一些行为。

可现在,她盯着别的男人犯花痴,他竟然忍受不了。

“身材再好,也跟没一毛钱关系,吃饭。”男人像个霸道的老公一样,带着一点嘲意和命令。

夏心念撇撇嘴角:“吃醋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?”夏心念强忍住笑。

“既然发现了我脸色难看,就少看他们几眼。”季慕城只好承认自己吃醋了。

“这地方,常来吧,我可是第一次来,我当然觉的新鲜了。”夏心念郁闷的为自己辩解。

季慕城一噎,只好闷声解释道:“我只是过来吃饭的,不是来看表演的。”

夏心念笑意更深了,她觉的逗季慕城,竟然是一种挺好玩的事情。

这就是仗着宠爱有恃无恐的最好解释吧。

晚饭结束,季慕城就直接把这个女人带出来了,看来,下次约会不能来这里了,心堵。

第二天清早,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就霸占了网络头条,向来显有绯闻的季家,突然爆出季家大少爷情坐实的消息,大家一片哗然,名媛界更是刮起一抹酸醋风。

一个寂寂无名的女人,马上就要成为季家大少奶奶了,简直叫要不敢置信。

夏心念一早也看到这消息了,这个时候,她刚换好衣服下楼,她拿着手机往楼梯走,看到消息内容时,她差点踩空,赶紧扶稳了扶手。

季慕城端着一杯水,慵懒的靠在楼梯旁的墙壁处,看着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,他直接走过去夺了她的手机:“下楼时,得看路,小心摔倒。”

“我们爱的消息,被人传到网上去了?知道吗?”夏心念焦急的问他。

“知道啊,一早我收到助手的提醒了。”季慕城淡淡的答。

“不惊讶也不生气吗?”夏心念没想到他反映这么平静。

“为什么要生气?这是事实啊?”男人倒是奇怪的瞟了她一眼。

“可是…这样一来,我们的情就被很多人关注了,我喜欢低调。”夏心念明白活在别人眼光中的感觉,一点隐私都没有。

“心念,如果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就安然享受吧,我们正经交往,怕什么?难道……是假的爱我?心虚了?”男人把自己喝了一杯的水杯递给她,目光更是深幽的盯着她的眼睛怀疑。

夏心念心尖一颤,焦急解释:“怎么可能,当然也是真的喜欢。”

“那就行了,别管这事,反正过不了多久,我们就要订婚了,到时候也得把的身份公开,这消息算报达的及时。”季慕城轻柔的摸了摸她的长发:“吃早餐吧,一切如常。”

夏心念自认没有季慕城那份镇定淡然,可不知道为什么,听了他的话,她的心情也稍稍平复了,没错,淡然看之。

夏心念所在的公司,同事早就知道她和季慕城在爱了,也没给她造成太大的麻烦,倒是有多家的媒体记者跑过来找她,想要问问她跟季家大少爱是什么感觉。

刘程天派了人打发了那群记者,没有让他们影响到夏心念工作。

夏心念望着窗外,还能看到那些记者蹲在马路边上,她真心觉的,不论从事何种工作,都有常人难体会的难处。

夏舒然看着报导,又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何嘉轩,见他将手里的杯子狠砸在桌面上,夏舒然心里有抹痛快感,毁了他的早餐和心情,她终于开始反击了。